山水文脉—— 楠溪江千年风水古村落

 编辑:本站编辑  来源:本站原创  时间:2015-12-16   浏览次数:

 

  这里有中国龙脉最全之地,耕读文化的发源地,绝佳的风水酝酿出了千年山水文脉。这里有好山好水,有玄妙的风水八卦村,有传承了千年的宗族,有造就了民风士习彬彬书卷气的古老书院。

  一、被庇佑的村落

  水秀、岩奇、瀑多、滩林美,在楠溪江的盛名之下,有着太多值得探究的奇妙与传奇——在那层层叠叠的山川之间,雾霭飘渺的林木之内,温州所有的繁华与喧嚣之旁,中国耕读文化的发祥地——楠溪江,静静地散落着200多座依照五行风水而建的单姓血缘村,许多村子的历史都可以上溯千年以前,而几个村庄的格局,也一直保持在初建时的模样,以古老而宁静的姿态在现代社会悠然自处着。

  以“文房四宝”为风水格局的苍坡村,是楠溪江流域村落里一颗璀璨的明珠:整个正正方方的村子为纸;村后山上3块凸起的岩石形同笔架为笔架山;村中修建一条笔直的街道直指笔架山为笔;笔街边上蓄水建池为砚池;而池边、笔街旁搁上几块条石,便是墨了;于是,“笔墨纸砚,耕读传家”便成了这里的祖训。再如埭头村,这个村的先祖陈杞山喜爱游山玩水,偶然间游玩至此地,见那里的山脉绵延如卧龙,文笔峰(形状如笔的山峰)、纱帽岩《外形如古时官帽的山顶岩石)、腰带水(形如腰带状环抱居住地的河水或江水)一应俱全,是个福泽深厚、繁衍子孙后代的好地方,便带着整个家族迁居于此。而为了子孙后代能绵延久远,并能永远留住那条龙,庇佑整个家族,就在村里栽了两棵樟树,一为阳,一为阴,中间开了一条“S”形的卧龙湫,为阴阳八卦图,然后围绕着那两棵樟树开出了8条小路,大摆八卦阵,并告诫子孙后代要围绕着八卦图建址居住,直到八卦阵完整后才可迁徙他处。

  相比楠溪江其他所有大大小小的村落,芙蓉村的风水却是最为特别的:它是现今楠溪江古村落里风水保持得最完整,也最为精彩的一个村子。从这个村的整个外围环境来看,它四面环山,位于盆地中央,是典型的“三龙捧珠,四水归心”——三龙指的是村后的3条山脉,珠指的是村子,而四水归心,指的是村后山脉间的4条流水汇聚于村中——在风水堪舆上,这叫藏风纳气,便于村子聚集天地灵气而不散。而其村后其中一条山脉上有几块突出的岩石,形同官帽,村前的河水又同样由周围四条小溪流入汇聚而成,四水归一,形成腰带水,便是堪舆风水上认为极好的“前有腰带水,后枕纱帽岩”地形。芙蓉村的选址如此讲究谨慎,也许和古时人们的祸福与自然和土地息息相关有关。而古时重科举,文风盛行,生活在楠溪江的村民又多半是世族或大家族后代,本就讲究,因此他们在建村选址时极为看中其自然环境形成的风水是否主文运,如是否有官帽山或文笔峰等等,再善加引用、细细布置,那么随着岁月沉淀与酝酿,再加上后人的努力,便能形成极佳的山水文脉,有利于子孙后代繁衍生息、读书出仕。仅由地形环境而言,似乎己然足够诠释出楠溪江千百年的文化底蕴,更何况历朝历代层出不穷的精彩绝艳之辈:或造福一方的大官员,或文笔斐然、影响深远的大文豪,便也将此地“好山好水好文脉的美誉打造得实至名归了。

  陈向南是芙蓉村里早已退休的老人,平日里多和一群老伙伴在村子东寨门附近打发时间,是这里难得还对风水有所了解的老人。“你以为你进的是个村子?其实那是一个风水阵。”当我走进村里的时候,陈向南说道,看着我瞬间肃然起敬的神情,他假装淡然的表情下藏着微微的骄傲。若说芙蓉村的外围风水已极为讲究,那么其村子内部的设计更是令人惊艳了——“七星八斗”便是其风水阵名。“七星”指的是村里丁字路口那高于平地5到10厘米的小平台,依照天上北斗七星排列,占据村中7个方位,分别为天枢、天璇、天玑、天权、玉衡、开阳、摇光,从而形成北斗七星阵。至于为何会设在丁字路口(芙蓉村没有十字路口)则有两种原因,其一是希望村里人丁辈出,像天上的星星一样多;其二是起到指挥台作用:若有敌人入袭村中。那人们便可以站在这些位于交叉路口的高台上,耳听四方,眼观八方,指挥着村民御敌或疏散撤退。“其实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。”陈向南笑呵呵地说道,芙蓉村一向平静安宁,星台过去更多的是作为村民日常联络工具使用。在我好奇眼神中,他站在其中一个星台上,手做喇叭状大声喊道:“喂,你妈喊你回家吃饭!”这洪亮的声音瞬间透过丁字路口向四面八方传去,飘荡在村子上方,“看!其实这才是最实用的!”

  所谓的“八斗”,指的是水,以水为斗。芙蓉村里一共散落着5口水井,分别为“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”,五行俱全,平衡了村里各种元素的关系。又有3个水池,一个在村里主街如意街尽头右边,一个是芙蓉池,一个在陈氏大宗祠里,为天池。人海、地泉、合起来,便是“八斗”。陈向南说八斗为“财”,也为“才”,以水聚财,

  财气旺,也意喻人才兴旺。这5口水井3个水池散落在芙蓉村各处,方便村民日用洗漱,也可消防防火。“看这口井,”在经过一个丁字路口时,陈向南指了指路口旁的一口建于晚唐时期的古井,叫井上井,位于上井巷上。那是一口早已被废弃,生满了野草的荒井——这样的井普通的不能再普通,一路走来已经发现好几口,而有些依旧在使用中,“这是土星位,”看着我愕然的神情,他解释道,“这是‘金木水火土’中土星位的井,”接着,他又指了指和我间距不过十来米,边上还搭建着一个牛棚的水池,“喏,那就是天池。”——而无论是“七星”,还是“八斗”,都被长达3000多米的寨墙所围绕,寨墙上曾经有8个寨门,按八卦方位排列,有东、西、南、北4扇大门及布于巽位、艮位、乾位、坤位的4扇小门——如今城墙完好,寨门却仅剩7个了。

  依山傍水在中国历史上从来都被认为是绝好风水的必备条件,四面环山的芙蓉村里自然少不了活水的滋润。出了主街多幽静,也就能听到“淙淙”水声了。村里街边、院外大都有水渠,那来自村后山里的山水通过一条条密集的水渠从村里流过,合着那三口水池,活了整个村子。如今村里的妇人们依旧习惯用水渠里的水浣洗衣物——在水渠上搁上一个石板,便是最为天然的洗衣间了。当然,这水渠里的水是不能笔直地流出村外的,村人认为水便是财,水流走便是财散,便将水最后流经的东门边的水渠设计成了古时锁的形状,让那水渠里的水沿着这“锁”流过才行,于是,略微有些迷信的村民便认为财被锁在村里了,肥水没有便宜了外人田。

  往村里走去,会有种时光倒流的感觉:厚厚的青苔,由蛮石和原木搭建而成古老房子,乌黑的瓦片,从八卦阵艮位寨门赶着牛往村外田野上走去的农人,在“人海”池边上说说笑笑一起浣洗衣服的妇人们,“火”星位水井附近和一群土黄狗嬉戏的孩童,以及躺在自家院子的躺椅上看书的老人们,呼应着那不远处的山林、纱帽岩、田野以及腰带水,自然朴素中又透着淡淡的人文气韵,本性,本色。若你不知这其间的玄妙,便可将它当成一个普通的、有着千年历史且保存完好的古老村子,若你略微有些了解,那么整个村,便是一个古老的阵法,每一处都有着神奇的奥秘 (下期待续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