楠溪江乡村美学之旅,步入最中国的山水田园

 编辑:本站编辑  来源:本站原创  时间:2018-01-22   浏览次数:

初识楠溪江,是在千百年前诗词里。一千六百多年前,因少帝即位,宦官弄权,受排挤滴贬,政治诗意的谢灵运出任永嘉太守,一叶扁舟,长袍飘逸,在楠溪江停留。“少无适俗韵,性本爱丘山”的谢灵运,遇见“水秀、岩奇、瀑多”的山水田园,寄情山水,肆意遨游一不小心,成为山水诗派的开山鼻祖。

三百多里的楠溪江,也因此,成为最早山水诗的发源地,引来一代代的文人墨客,孟浩然“借问同舟客,何时到永嘉?”苏东坡 “自言长官如灵运,能使江山似永嘉”。楠溪江的水,由此,与古代诗歌的血液相融,流传千年。

带着一卷卷千百年前的诗词,以“楠溪江乡村美学之旅”的名义,真正走进楠溪江,走进最中国的山水画卷。

D1:龙湾潭-岭上人家

龙湾潭

追寻山水的第一站,便是龙湾潭,从苏州到永嘉,五小时高铁,所遇山水已大不同。沿着省道,慢慢的,步入山中。我原不知,在浙江,还需这样复杂的抵达方式。

或是因为独处一隅,在经济发达至此的浙江,楠溪江竟还保留着原始的山水田园。虽是秋末冬初,龙湾潭的潭水瀑布依旧不绝,静静的,流淌在青山之间。

知道这里也是《青云志》的拍摄地,稍稍有些担心,私心的想着不要太多游客,打破这份安宁。到之后,或许是因为工作日的原因,惊喜的发现,山水间,竟只有我们,肆意拍摄武侠风。

龙湾潭内有七瀑七潭的景象,瀑潭依序排列,呼啸下山,只是,进入龙湾潭时,便流连于山水,在一个个瀑布深潭中停留,忘记了时间,以至于想到要爬上山顶,看七瀑七潭奇观时,天却已经黑了。

虽有些许的遗憾,却也有了忘情于山水的畅快。

岭上人家

岭上人家也是一个古村落,早在明朝嘉靖年间,就有人家再次繁衍生息,北山面溪,古朴清新,整个村子都已改造成农家乐。

在岭上人家晚餐,吃烤全羊,楠溪江的烤全羊很有名气,岭上人家是吃烤全羊的一个主要地方。山岭之上的人家,吃烤全羊之外,风景也一定很美,只可惜到达时已经天黑,看不清具体模样。

D2:石桅岩-丽水古街-苍坡古村 -竹筏漂流

石桅岩

石桅岩,位于楠溪江的东北部,与雁荡山毗邻,四周山势险峻,清晨云雾如潮,淹没群山,唯有石桅岩峰顶在云雾之上,如航船上的桅杆,故得名,有“浙南天柱”之誉。

还没有登过天柱山,但对于类似的称谓,莞尔一笑,每一个地方,都应该是自己,而不是别处的复制。

走进,第一眼望见的,便是这座石桅岩,立于山水之间,虽不见得特别出奇,在此处,却只能看见这一座。

石桅岩是一块306米的红色巨石,不高,却三面环溪。通常遇见山,都是攀爬,这一次,却想玩些不一样的,那便沿着溪水,绕它一圈,从各个角度,仰望。

秋末冬初,山水间的树林红绿相间,静谧自然。乘着摆渡船溯溪而西,在船上看山中风景,抵达另一岸,爬上山,碧水之间的摆渡船,却又成为眼前的最美。

石桅岩并不是很大,慢慢的徒步,两小时也足以绕弯一圈。或许,这样的山水中,总能让时间过得漫长。

▼丽水古街

楠溪江的水,从古流到今,历经千年,岸边,却有着唐宋元明清,不同时代的停留。古塔、桥梁、路亭、牌楼、古战场,在楠溪江边散落,溶于山水之间。新石器时代的文化遗址、宋朝的古村落、明清的建筑,都是时间的见证。

楠溪江边,山水之外,最想探寻的,便是一个个古村落,探寻村落之前,来到了传说中的那条不在丽水的丽水古街。

古街形成于清代,全长300多米。旧时90余间店面长廊相连,长廊依水而建, 随水势蜿蜒,廊下挂着一个个红灯笼,参天古树绿影相向。

丽水古街,虽然已然成为一条商业街,可形成于清代的古街,依旧有着自己的沉淀。

▼苍坡古村

苍坡村,楠溪江边,笔架山下,一座藏着文房四宝的古村落。始建于五代后周(公元955年),李氏先祖李岑为逃避战乱由福建长溪迁居于此。南宋(公元1178年)时,九世祖李嵩邀请当时的国师李时日以“文房四宝”的理念来设计苍坡。

笔墨纸砚,从来都是关乎文人墨客的风雅生活,在楠溪江的山水之间,却演绎着一番鸡犬相闻的村落景象。

走进古村,惊叹于古人的天人合一,寄情山水,借村西的笔架山,引村北的楠溪江。正对笔架山的主街,形如长笔,是为笔街;笔街上三根长石条凉凳,喻为墨锭;村口东西两侧的蓄水池,是为砚池;整个村子用鹅卵石用正方形围住,空中俯瞰,则为铺开的纸;以“文房四宝”激励后人,耕读传家,诗书济世。

浓缩了文房四宝,蕴含着古代文化的苍坡古村存留至今,已经走过了800多个春秋。千百年来,生活在文房四宝间的李氏家族,恪守着先祖遗训,伴随着楠溪江水,慢慢的走过,默默的记录,属于他们的山水田园,耕读生活。

跟散落在楠溪江的其他古村落一样,苍坡古村也是一个宗族聚居的自然村落,世代相传,距今已经四十余代。

朝代更迭,古今变换,苍松古村却依旧如昨,只是,街道旧了,房子破了,苍坡李氏,世代流传,也都老了。

苍坡村南寨墙上有一座望兄亭,与南边方巷村的接季阁遥遥相对,亭阁的背后,流传着两村口口相传的故事。

据《李氏族谱》记载,苍坡李氏传到第七代时,七氏祖李秋山和弟弟李嘉木各自成家立业,分家单过,哥哥为了照顾弟弟,让弟弟留在苍坡老屋,自己去村对面重新开基立业,创建了方巷村。

分家,隔了一个村子,却阻不了兄弟情深,李秋山和李嘉木兄弟两白天干农活,夜里相聚谈心,每每长谈到深夜。

当时这一带还很荒僻,两村之间常有野兽出没,走不放心对方独自回家,分别时,哥哥坚持把弟弟送回苍坡,弟弟又陪哥哥回到方巷,想来送去,天都亮了。至今,村中依旧流传着一句俚语“李郎送李郎,一夜送到大天光”。

日子长了,弟弟在村里造一座望兄亭,哥哥建一座接季阁,阁朝北,亭朝南,深夜畅谈,平安抵达之后,就在亭阁高处挂上灯笼,互报平安。

“百善孝为先,悌道把家传”,亭阁依旧存于村里,村里的人听着这个古老的故事长大,耳濡目染,自古至今兄弟妯娌之间,礼让有爱。

村口池塘边,有一座亭台,走进村里时,很多老人在此休憩闲谈。而这座亭台,也是李氏后代,5个兄弟年轻时修建,破败后,5兄弟的后人,13个堂兄弟一同出资,为村里人重修。

▼竹筏漂流

“闻说双溪春尚好,也拟泛轻舟。只恐双溪舴艋舟,载不动,许多愁。”宋时的楠溪江,载不动过于愁苦的李易安;如今的楠溪江,没有了1500多岁的舴艋舟,江岸的山水田园,却恍若昨日。

乘着竹筏,顺流而下,经三十六湾、七十二滩,望着两岸风光,想象着当年的谢灵运,乘着舴艋舟,立于船头,抚着长须,流传千古的诗句,就这样喷薄而出。“近涧涓密石,远山映疏木。”、“云日相晖映,空水共澄鲜。”……

诗词之外,更多的,却是山水田园的画中生活,江上的白鹭,从诗词中飞了出来;江边的渔民,或许,一辈子不读诗,却过着诗一般的生活。

夕阳西下,光影之中的楠溪江,很容易就让人迷失。

D3:百丈瀑-永嘉书院

▼百丈瀑

在山水之间醒来,慢慢的,走进山间,走进百丈瀑,近观浙江第二大瀑布。虽然没有夏天的宏伟壮观,像是山间挂着一条白绫,迷雾之间,却是点睛之笔。

▼永嘉书院

最后一天,来到了永嘉书院,走进之前,还以为是一座古书院,想要去里面添一添书生气。走进后才发现,这是一个集旅游休闲、艺术交流、教育培训为一体的综合体,是浙江省重点文化园区。

走进书院的第一个景点快活林时,意外的发现楠溪江水的边上,还有丛林穿越这么刺激的项目,于是顾不得跟大部队一起,便三五好友一起,放下背包,穿上装备,开启300米的丛林穿越。在树上望着蓝天,溪水,呼吸着清新的空气,挑战自己。

挑战成功,那便泛舟凤凰渡,寄情于山水之间,在河面,以另一个角度,用心观赏四周美景尝试滑索,从山上,迅速的滑过湖面,在空中呼啸而过。

在木活字印刷馆,身着汉服,穿越时空,体验活字印刷,感受古人的智慧。在楠溪江的山水之中,体验、休闲、感受自古以来的耕读文化。